别去电影院看德班,小编看底特律马斯喀特

来源:http://www.xsqinhai.com 作者:网站首页 人气:170 发布时间:2019-09-07
摘要:今年国产片能拼过《南京!南京!》的应该寥寥,我好像买到了北京市面上第一本南京封面的《看电影》,只可惜没有送海报,那些只有黑白色的清晰景象,让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

今年国产片能拼过《南京!南京!》的应该寥寥,我好像买到了北京市面上第一本南京封面的《看电影》,只可惜没有送海报,那些只有黑白色的清晰景象,让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一下子什么都不好意思多说。
群像太多了,故事应该从什么地方讲起,什么样的几条线才能把他们串起来?处处悲凉,穿越民族的理解,理解之上的仇恨,仇恨之外的大政治,大政治里面的小人物感情,这些要怎么才能圆满?
陆川说他前后一共弄了16个版本,应该每一个都会大不一样,哪怕是扯了一个小人物,一切也都会不一样吧。人物海报我看了,连高圆圆我都不烦,那张双手合十放在面前凝望前方的特写有打动我的嫌疑。
导演现场照片有一张非常棒,一群战士蹲在地上,刘烨靠近前景,陆川穿着T恤衫,戴着帽子站在他身边,一手扶著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指向什么方向,在用力的说着些什么。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

几年前的一个影评。

两次看南京南京,觉得得写点感受。 先感性的吧。第一次看哭了很多次。但是印象最深刻的是舞女小江和唐先生。“拉贝先生啊,我去”,只是一句娇柔呢喃的南京话在压抑的挤满人群的大厅里响起,眼泪就下来了。然后是一只只女人的手举起在漂浮着尘埃的寒冷冬天的阳光里,很无助,却很坚强。唐先生,也许曾是个叛徒,也许曾是个懦夫,但没有人会责怪他,他只是一个家人至上的小人物,一个爱护妻子的丈夫,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女儿被杀之后的歇斯底里让我重新认识了范伟,仍然是药匣子般的忠厚老实的人物,但是最后选择了悲壮。当他放下行李箱,回过头来,当他从夫人手中抽回手,当他笑着对日本人说“我的老婆又怀孕了”的时候,心中不是对这个小人物的悲悯和同情,而是充溢着钦佩和崇敬。 再说说理性的。今天电影完了之后,陆川跟大家见面了,回答了很多问题。我对于这部电影的很多疑问也得到了解释。很多人说这部用日本兵的视角拍出来的电影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日本的丑陋形象,把日本人写得不是禽兽不如,而是良心并未完全泯灭。对于这一点,我想说的是——这是因为南京南京是一部70后的年轻导演拍的电影。因此它是客观的。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历史发展到七十年代的时候,当先辈们对日本的狂热的愤恨和一味的丑化都渐渐淡去的时候,在逐渐远离那个杀戮的仇恨的年代之后,在年轻一代逐渐成长之后,终于有了中国人开始认真地从客观的角度来思索两国的那段历史。个人认为其实中国和日本关系的长时间的冷冻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两国政府的宣传工具向各自的人民宣传的主流价值观的差异。造成的结果是,两套各自为政的说法导致了双方的对于同一件历史事件的不同认知,于是在基本原则上根本不能相和。对待那段历史,陆川说得好:“我们应该从人权的角度,而不是民族主义的角度去向世界讲述这个故事。”正如许多外国人看完南京南京之后给陆川的评价是“objective”,是的,客观有了,距离真相才真的不远了。正是这样,陆川的电影中没有把日本人描绘成地道战中罗圈腿人丹胡满口“巴格亚路”的形象,而是有情感有信仰,会在战友堆里尽情唱歌会互相洗澡搓背会爱上一个妓女会在压抑时大吼“我想回家”的一群人。在陆川的电影里,战争带来的创伤是不分侵略国和被侵略国的。陆川没有单方面地只看中国的宣传材料,陆川曾经多次去过日本,去研究日本老兵的日记,去翻看日本慰安妇的血泪史。他更多地是站在人类的高度而不是单纯的“中华民族”的高度来拍这部电影的。他想呈现给大家的,是一部客观的、没有任何政治修饰的、一个城市的悲剧,人类的悲剧。 貌似每次这类历史影片上映都会在全国掀起一阵狂热的爱国风潮,所有人都在挥拳呐喊要灭了小日本,民族精神民族气节民族仇恨在强烈激荡。几年前的东京审判是这样,现在的南京南京也是这样。正如今天在百年讲堂,电影谢幕的时候,响起了一声又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勿忘国耻,振兴中华”的悲愤口号,其时,我自然在为作为一个北大人、为能够身处这样一个爱国气息浓厚的地方感到骄傲,但是同时我想,也许我们更应该客观地面对那段历史,正所谓“偏听则暗,兼信则明”,就像陆川在电影中告诉我们的一样。因为,只有客观的,才是能够被普世价值所接受和容纳的。我们需要民族精神民族气节民族仇恨,同时我们也需要一颗客观公正的心。 写了这么多,回头看看觉得好像写跑偏了,貌似又犯了写论文经常会犯的错误。算了,有兴趣的人凑合看吧。一点点感想,抒发完毕。


昨天晚上,应该是今天凌晨,我无意间看到《南京!南京!》的DVD出来了,也算是很期待的一部电影了,陆川的《可可西里》毕竟让我震撼过一回。我积蓄了很足的情感,对这场中国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愤怒,对日本鬼子的仇恨,期待中国人民是如何在南京抵抗日本人的。我下了这部电影,当时已经快1点了,看完后已经3点多了。看完后的感觉除了压抑,想痛骂陆川SB,还有一丝庆幸,就是没去电影院花钱添堵。

于2009.5.6.夜

着急看花了眼,陆川手底下的不是刘烨,而是某不平凡的群众演员。

    首先,主演明明是刘烨,可是刘烨在里面有几句台词?露了几次脸?原来真正的主演是一个日本士兵,这不是扯淡吗?其次,陆川在接受采访时说,“南京大屠杀的题材在以往的电影中除了表现日本人的残忍,从没有提过中国人的反抗,南京南京会给大家不一样的感受”。我还以为电影是在讲诉被历史遗忘的少数中国人民反抗,可惜,电影中除了黑色的血液,就是日本兵的野兽般欲望和暴力。这还不算添堵,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唯一幸存下来的小豆子两父子还是日本兵释放的,难道中国人活下来是因为日本人的同情吗?这是最挑逗中国人民感情的一个片段了,太狂妄了。陆川同志,你怎么能这样呢?麻烦你下次拍电影请个编剧吧。

    现在想想,这部电影其实是拍给日本人看的,也许日本人看了会对战争,对历史产生一丝冷静。给中国人看算什么?有人说,我宁愿深刻同情,畅快痛恨,也不要模棱两可地冷静。 这就是中国人反感这部电影的理由。

    大家千万别去电影院花冤枉钱看这个电影了,看过后给人的感觉除了觉得陆川是个SB,就是给自己添堵。

本文由彩世界苹果版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别去电影院看德班,小编看底特律马斯喀特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