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遗失了光明的观影体验,自己疑惑是创小编的

来源:http://www.xsqinhai.com 作者:联系我们 人气:136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杨德昌在《一一》里的经典台词说“电影延长了人类三倍的生命”,三年前刚开始接触影评这一媒体行业,这句话就反反复复提醒着我电影的价值。我开始努力尝试成为一个影迷,去了

杨德昌在《一一》里的经典台词说“电影延长了人类三倍的生命”,三年前刚开始接触影评这一媒体行业,这句话就反反复复提醒着我电影的价值。我开始努力尝试成为一个影迷,去了解电影史,了解叙事、了解摄像,看名导演的电影集,看别人的影评,自己写影评。然而,写影评的生涯还是毁掉了我的观影体验。
  当我走进电影院看《星际穿越》的时候,每一处脑洞没有带给我初次看《追随》时候的惊喜,脑海里想的都是这还是诺兰的小聪明,这还是几年前《盗梦空间》玩转时空的套路。看《山河故人》,依然是满屏的山西口音,从头到尾的家乡、煤老板的故事,还是贾樟柯的故事,却明显加上了很多商业色彩。赶上了首映结束贾樟柯本人的出现,他说到自己心里对武侠的新理解想要在下一部电影里传达,我想着《天注定》被禁,他大概不甘心。又想到,以贾樟柯的尿性,大概他的武侠会像《罗生门》吧,看着眼前这位满心山河的故人,也没有了期待。侯孝贤那年的《刺客聂影娘》,孤独的主题和武侠题材加上精致的画面和台词本应该让我感动,结果因为节奏实在太慢,后排的一群大妈从育儿唠到打牌,完全破坏了体验。从开始写影评,看电影大概都是这种模式,从开场十分钟,开始观察他的叙事语言,画面、音乐,导演风格,从头到尾开始期待惊喜的出现,但是背着沉重的影史,出现的所有转折在我眼里都成了艺术技巧,无惊无喜。于是爱上了一些单纯表达情绪的作品,比如唐·赫茨菲尔德的《如此美好的一天》。这几年对电影的感受力反而变得很差,泪点和笑点都变得超级高。因为这种旁观式的观影再也无法让给我感受到叙事的魅力,好像拥有了上帝视角,不论眼前的画面怎么煽情,好像都已经看透套路。后来电影世界在我眼里就成了一个个导演的名字,然后一个个从好奇心里划掉。宫崎骏和王家卫是最先被抹掉的,因为少女心死的早。现在还喜欢的可能只有是枝裕和了。
  三年前是怎么样呢?王家卫的《东邪西毒》是我没有影迷概念的时候主动看过三次的电影,第一次很小的时候没有看懂这群人在干什么,只觉得说话颠三倒四的很文艺。第二次年龄大一些,知道了很多剧情,懂了一些孤独感。第三次跟逗比室友一起看,从头笑到尾。和这位朋友看过好几个文艺片,都从头笑到尾,现在觉得这也是种极好的体验。理查德·柯蒂斯的《诺丁山》虽然一切都很普通,确是我极喜欢的。看了三遍,每次都能感动到哭。我的第一篇专业的影评也是献给它了。那时候还精心为它写了一组诗。然而,和《潘神的迷宫》《重庆森林》《黑天鹅》《歌剧魅影》《胭脂扣》等等那些我年轻时候曾经惊艳,甚至感动过几次的电影一样的遭遇,写完影评之后,再也爱不起来。当然,沉淀在历史泥沙中的好电影永远值得尊敬,也出于这样的尊敬,我没有试图染指像《教父》这种殿堂级的作品。
  后来写不那么专业的影评,做电影推荐的推文,完全可以不看电影,看看剧情,看看影评就写出一篇文章,错不了。然而凡是我推荐过电影,自己也是看不下去的。一起做影评的朋友,也觉得看电影成了一件越来越累的事情,她还养成了一定要提前看剧情的习惯。
  那时候电影的24格一秒早就变成了48格、60格,却不得不承认,这些技术更新的后来者却没有比前辈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像《我和厄尔和将死的女孩》这种有很多迷影成分的电影很多,也许每个忠实的影迷也都想过出一个自己的电影,愿意在自己的影片中像经典致敬。忠心的影迷令人羡慕,也让我怀疑,这些长久影迷的身份,能够带给他们的究竟是不断的观影的快乐,还是等不到惊喜的孤独感?亦或者说,是这个身份相比想要消费电影的大众来说成为了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方,于是可以从中获得工作、利润之类的,正如我这三年所做的。
  于是在我不看电影大概一年以后,我决定不再写影评,不再做电影推荐的文章,当然,也意味着失业。
  最近一个朋友过生日执意要看皮克斯的新电影,于是我终于走进了电影院,幸运的是这次看的是《Coco》,电影开始十分钟以后,我是无感的,以为又是克服艰难险阻实现梦想的励志暖心故事,然而男孩拿起吉他穿越到骷髅世界的瞬间,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泪点超级高的我流下了眼泪,是因为惊喜。仅仅是期待跌入谷底将近失望的时候出现的转折,让我这三年在电影院的欲求不满一下子得到满足的惊喜,热泪盈眶。带着这样的惊喜满足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完全忘记了去思考剧情套路、音乐类型,沉浸其中,就连后来的怪兽营救,亲情和解也带给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感动。感谢coco,但是尽管如此,现在看来,这部电影也无法忍受第二遍,毕竟整个影片让我惊喜的只有这一处。还是被打击到底端的重获新生般的喜悦,这种惊喜并不高级,就好像被导演戏耍了一样少了点尊严。
  拿什么拯救我的观影体验呢,明知道因为没有了陌生化的滤镜,很难去感受美。而太多珠玉在前,真的很难有惊喜。况且,我的有生之年,和漫长的影史相比,实在太短暂了。期待将来的人们能够超越前人,本身也是奢望。突然理解了《四百击》时代的影迷为什么会疯狂,那可是整个行业变化的惊喜啊。也理解了为什么资深的票友最终都会将品味回归古典,不是因为过去的时代比现在更好,而是因为人生太短暂了。相比过去全部的人类回忆,每个人能拥有的未来实在太短暂。

图片 1

图片 2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图片 3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知道只谈个人感受的影评有多么不专业。可是这一次,关于这部电影和这个人,就让我不专业一回罢。

文 | 乐一狸

多希望自己永远不要走到老年听雨的地步,但无论追随什么,这都是一条必然的终点。

一点闲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ale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

图片 4

2015年10月31号下午,坐在观众稀稀拉拉的电影院里,《Go West》的旋律一响起,看到一群人在跳舞。他们把双手搭在前一人的腰上围成了圈,踩着音乐节奏跳跃着转着圈,我在其中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赵涛和张译,那画面瞬时让我热泪盈眶。那种情绪是莫名的,大约是预感到此刻正欢快跳舞的他们终将面对的多舛人生,也或者,只是因为期待了很久的一部电影,喜欢了很久的一位导演的作品,即将上演。

和贾樟柯的初次结缘,并非他的电影,而是他的文字。高中时在一本杂志上读到贾的一篇文章,《我的边城,我的国》,是说不出的感动,他写道:

当粗宽的笔在同样粗宽的绿格子纸上行走,渐渐就会忘我,忘我则无欲,也就勉强有了幸福感。他们是青春作伴,而我有往事相随。每一次拿着笔面对白纸,思绪就不由得回到家乡,那遥远的汾阳——我的边城,我的国。

我在那里长到21岁,曾试着写诗画画。生活里的许多事像旷野里的鬼,事情过了它还不走。它追着我,一直逼我至角落,逼到这盏孤灯下,让我讲出事情来。

……从那时到现在,中国社会的变化比泼在地上的硫酸还强烈,我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矫揉造作,内心总是伤感。

每次落笔都会落泪,先是听到钢笔滑过稿纸的声音,到最后听到眼泪打在纸上的滴答声。这种滴答声我熟悉,夏天的汾阳暴雨突至,打在地上的第一层雨就是这样的声响。发白的土地在雨中渐渐变黑。雨打在屋外的苹果树上,树叶也沙沙地响。雨落苹果树,树会生长,果实会成熟,泪落白纸,剧本会完成,电影也会诞生。原来作品就像植物,需要有水。

又一个流泪的男人。

说来奇怪,我可能欣赏那种雌雄同体的人,好比一个具有男人般坚强勇敢气质、内心格局宽广的女性,以及注重细节、敏感细腻温柔的男性。也难怪我会莫名对流泪的男人产生怜爱了。一直那么想着,有一天看到一位网友做了这样的阐述,觉得有共鸣,也许有点绝对,却也算是我欣赏有流泪的能力的男性的原因吧。以下做以引用:

不会流泪的男人,不可托付终生,会流泪的男人是善良的,从不流泪的男人,也许能成事,但不会“成人”,流泪不是一种懦弱,而是一种品质,我从未见到男人在流血的时候流泪,更不会见到男人在流汗的时候流泪,但有人会在秋叶飘零的时候流泪、在感动心扉的文字前面流泪、在恋人转身的时候流泪……你,会吗?

由贾樟柯联合指导、出品并制片的《时间去哪儿了》于近日公映。该片首次集结“金砖五国”的五位导演,以同题创作的方式,对“时间”这一主题展开各自的诠释。

                    〈二〉

之后,把贾樟柯的电影一部部看完,仍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言说的感动,它们像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把生活铺展在你眼前,既平淡又猛烈,其影像记忆在你脑海中挥之不去,给人的感觉和他的文字给人的感觉一致,却比文字更丰富和回味无穷。

我甚至有点迷恋贾樟柯的影像了,大约是在《三峡好人》里,韩三明去寻找妻子幺妹过程中,在船上遇见几个光着膀子吃面的男人时;是三明终于与妻子幺妹相见,两人坐在破败的帐篷里,三明问:“你过得好吗?”幺妹说:“不好”。沉默许久,她才又缓缓说:“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十几年了你才来找我”时;是《世界》里,小桃和她的俄罗斯朋友安娜坐在敞篷的三轮摩托上,伴着马头琴演奏的《乌兰巴托的夜》,在夜色中两人迎风沉默前行时……那些影像几乎让我灵魂出了窍。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开篇的巴西故事讲述亲情,以文学化的笔力和节奏刻画了废墟中的受灾儿童对父亲的思念;

                    〈三〉

《山河故人》的整个观影感受,不知怎么说,可能是因为电影上映之前,对其强烈的期待、不安、担忧,而那天走出影院时却有些失落和怅惋,不想说话。

因为关注,看了很多该电影的影评,批评和赞扬的都很多。还有大部分影评都在谈论的关于电影的三段式、三种画幅、第一段故事结束时才出现的影片片名等内容。而最让我感兴趣的,大概是韩三明这个人物在贾樟柯电影里的互文(《站台》《三峡好人》《天注定》《山河故人》),以及这一次重新出现在新电影里的贾樟柯式的电影元素(《小武》里小武洗澡;《站台》里尹瑞娟(赵涛饰)骑着电动摩托在街道中穿行;《站台》里的野火;《三峡好人》里的砸锁;《天注定》里的关公等)。

不少人因为贾樟柯这一次采用的“新颖”形式骂他开始在形式上做文章,而不再注重故事内容。还有人拿他变了,不再关注底层人民,开始玩花哨了等内容来否定他及这部电影。

我看不是这样。

他仍是那个敏感的雕刻时光者。也许是时代轰轰烈烈向前,我们都已习惯裹挟在外界的氛围里,被其感染,被他人的情绪左右,却很少再关注自己的内心情感,亦不再和自己对话。

说说电影吧。

三种画幅

1999年的4:3

图片 8

2014年的16:9

图片 9

2025年的2.35:1

图片 10

三种画幅,大约是时代的印记了,可以注意到,电影里有一些画质粗粝,内容看起来亦年代久远的片段,那些应是导演之前拍的素材吧(贾自己提到过,从念北影到现在,他一直有拍短片的习惯)。而我也猜测,三种画幅的构想最初可能是源于导演考虑要把早些年拍的素材剪辑到电影里,接着思索,觉得合理,可以实行。甚至可以说,三种画幅的变化,也是影片的一支故事,关于时代变迁。

互文。一个优秀的作者导演,会有意识地在自己的影片之间建立互文关系,比如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和香港导演王家卫。(而贾樟柯在被问及自己是否算得上是作者导演时给出了否定答案,可能是谦虚吧)。最早认识韩三明,是在《站台》里,彼时他是崔明亮(王宏伟饰)的表弟,一名矿工,作为配角戏份不多,却有动人的故事发生在他身上;接着是《三峡好人》,这一次他是其中一个故事的主人公,背景仍是一个来自汾阳的矿工,来到三峡地区寻找当初被拐卖到汾阳、16年前被警察解救回家乡奉节的前妻幺妹,有情有义,执着勤劳;接下来在《天注定》中,他是姜武饰演的角色的乡亲;而在《山河故人》里,作为梁子的朋友,也是以一名矿工身份出现的三明,我们有理由相信(虽然换了演员),这个仍然穿着蓝色中山装的三明,正是2000年《站台》里的三明,也是2006年《三峡好人》里的三明,他一直在,生活一直在继续,故事一直在上演,只不过这一次故事的主角是他,而下一次则是另外的人。

《站台》里的三明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三峡好人》里的三明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以及在《天注定》里的客串演出,三明的故事仍然连贯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山河故人》里的三明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电影之外,更让我感慨的是,影片里的韩三明是导演贾樟柯的亲表弟,《站台》《三峡好人》和《天注定》里的三明正是由韩三明本人来演的,而他的真实姓名就是韩三明,他的身份也正是一名汾阳的矿工。贾曾在谈到他表弟时面露艰色,因为很多矿工的生活除了工作下矿挖煤之外,就是打牌赌钱,生活再无其它,他怀以同情,却不知如何启蒙他们和帮助他们。(《山河故人》中,三明胸前的口袋里,一直别着一支钢笔,也许可以说,这是导演给这个人物的一点希望。)

流行歌曲。贾樟柯的电影里一直有很多流行歌曲(《小武》里的《心雨》《江山美人》《霸王别姬》,《站台》里的《成吉思汗》《啊,朋友再见》,《三峡好人》里的《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酒干倘卖无》等等)。《山河故人》里,我们听到了上世纪90年代的两首歌,《珍重》和《Go West》,影片之外,当我们细想歌曲、细读歌词时,往往会恍然大悟,惊讶其用得巧妙,因为影片人物难以言说的情感话语,仿佛都已寄托在观众并不能直接接收到信息的歌曲里了。我曾自以为是地以为,贾电影里使用的流行歌曲更多的是想给电影以时代感,直到某次在央视新闻里看到对贾的采访,在被问及同样问题时,他给出的解说是:因为中国人从传统来说较为含蓄、内敛,不善于也不常表达自身的情感,而流行歌曲正好弥补了这一点,其表达情感大多直接、热烈……(说实话,当时听贾这么一说后,真觉得自己好无知。)

相似的电影元素。前面提到过一些,对此只想说,一个作家也有自己惯用的词汇和写作手法。

关于《山河故人》里的现实元素,矿工和尘肺病、贪腐、高科技带来人与人的疏远、底层人民的无望等等等等映射社会现状的片段已被众多影评人说过,遂不再赘言。

俄罗斯的章节探讨爱情,将战斗民族青年男女的相爱相杀剖析得鲜血淋漓;

                    〈四〉

一直觉得,一个创作者,一个电影创作者,学习电影理论、创作手法、拍摄技巧等等之外,最要紧的,怕不是总是盯着别人在拍些什么,而是,关注生活、紧盯现实。如果我们不能像诺兰等导演一样挑战得了观众的智力、想象力、和对现实世界的已有认知,偏偏我们就是一个异常感性的人,那就顺应自己,去往人性和人类情感的深处挖掘,去表达首先感动自己的东西(而且,这一点,不正是我们表达好一个故事的前提吗?)。也并不敢向很多观众保证贾樟柯的一些电影是好看的电影,只愿说它们是好电影。你不赞同,那好吧,它们是合我口味的电影。而所谓的电影奖项,就是告诉你,一个人,有同类。所以《山河故人》里的很多场景,包括台词,到现在还能戳到我内心里,比如涛和张晋生订婚后,涛找了一天梁子之后和梁子道别;梁子及其工友照完相后四散离开的人群;僧人为涛的父亲超度;涛带儿子去父亲逝世时的阳明车站;用穿过的毛衣给狗儿做件衣裳;钥匙;直升机上到乐对米娅老师情不自禁的一吻和米娅老师的深情回吻;麦穗儿饺子;片尾涛出现的幻听和雪中独舞等等。

图片 23

照相

图片 24

超度

图片 25

重回阳明车站

图片 26

狗儿的衣裳

图片 27

钥匙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回吻

图片 31

麦穗儿饺子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雪中独舞 

图片 35

印度故事反省科技和现代社会衍生出的人情隔阂,最终用宗教视角消解了死亡的残酷;

                    〈五〉

“这一幕好像发生过”,这句对白出现在第三段故事里到乐和米娅老师开车行驶在路上的场景,到乐在某一瞬间忽然觉得眼前的场景好像发生过,然后是一段关于“前世”和“不停重复的生活”的对话。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而这样的场景,我们自己有时不也会经历吗?生活里的某一瞬间,你觉得自己曾在哪里见过,它们相似得厉害,你却不知这是为什么。曾有人这样评价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他说出了有时我们也会瞬间感受到的东西,但他不但捉住了它,还用一种极美的方式展示给了世人。很多时候,觉得,贾樟柯的影片里,也总能呈现一些这样的东西。

以及一些忘不掉的对白

我在乎你,所以你就欺负我。

图片 48

再也写不出那好词儿了。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车慢一点,妈妈陪你的时间长一些。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家里的钥匙,你应该有一副的,你的家,可以随时回来。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图片 60

图片 61

牵挂是爱最痛苦的部分,或许疼的时候,才能感受到爱。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时间摧毁。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南非的科幻单元在深入讨论宇宙的物理真相,得出每个生命都需要从时间中获取力量来抗衡孤哀的结论;

还有对“故事的衰竭”的暗喻。(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说:世界上80%的故事都已经拍过了。然后有人说:所以,我们要用新方法去拍老故事。)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中国的平遥世相着眼于边缘人群,借助二胎、留守童叟、中年危机等社会热点,展示出匆碌生活背后的温情与无奈。

                    〈六〉

贾樟柯有监制过一个系列短片,其中一支3分多钟的短片叫《贾樟柯为中国电影留住人情》,他在片中,以自白的方式讲述了拍摄《山河故人》的初衷:

我只是一个与时代平行的讲述者,只是在拍所见、所知、所感受到的人和事,在拍摄你我身处迅速变换的时代。时代让人的流动变得颠沛流离。我们一直在追求的是什么,其实每一代人渴望的都一样,就是自由。这十年来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可以说是始料未及的,资本市场对于电影越来越关注,好像是最后一个未开垦的处女地。电影的制作成本也越来越大,很多都变成一个金融项目,但是故事却越来越空洞,很少有哪部大制作影片我们看完之后还能久久不忘。

十年前拍《三峡好人》的时候,那时候,对人充满了一种兴趣,那么十年后我觉得没有变的是我对人仍然充满兴趣。从《三峡好人》到《山河故人》,我们会发现这两部片子里面都有一个“人”字。其实想拍《山河故人》是十几年前的想法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强烈的有一种欲望,就是想拍一部纯粹的情感电影,过去我的电影比较多的是人跟社会、人跟时代变迁之间的关系。《山河故人》里面有一句台词,“每一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需要我们珍惜。而我希望观众能够通过《山河故人》关照到自己的情感生活。

在这十年中,我反复地问自己什么是最能够表达我的内心深处的故事,最能够把我的对于时代的理解呈现出来的媒介,那最终答案只有一个,那还是电影。我认为电影是最贴近我的身体,最能够把我的情感表现出来展现出来的媒介。我希望能为中国电影留住人情。

十年前,我觉得当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略那些被时代撞到的人们。

十年后,我觉得即使赶路,也不能忽略我们的情感。我希望能为中国电影留住人情。

这个3分多钟的视频,当时我来来回回看了十几遍,已经不是触动,是打动。

电影上映一个月后,找遍西安,还有一家影院有排片,就又去看了一遍。慢慢消化后,觉得第一次的观影体验也许被我的过高期许和大环境影响才会有所失落,他还是我很欣赏的贾樟柯,是那个被戴锦华评价为“当下中国电影界的一位弥足珍贵的导演”,而《山河故人》也是那一年我在院线看到的最好的电影之一。

其实一直计划写《山河故人》的观影感受和影片分析的,但直到今天看了五遍(影院两遍,电脑三遍。哦对了,还和朋友在《艺术电影》课上看过一遍,美好的经历),很多滋味却不知要从何说起。更没有办法把它当做一种工业产品拆解开来,分析评论。

也就不拆解了罢。

文末,借用一句贾樟柯写在书里的话:……于是不得不抓紧电影,不为不朽,只为此中可以落泪。


导演们从各自的文化出发,理解、融汇、阐释了自己对时间的态度,并引申出对宇宙、生命、情感、科技、民俗与社会变迁的思索。五个故事从视角、选材、包装、呈现上都带着迥然的民族风味,每个故事均以该国关于“时间”的民谚作结。最终,思维火花从地球的五个角落燎原,纵横交错成长短有致、悲喜有节、论理有序的情感大作。

                    《珍重》

                        叶倩文

                突然地沉默了空气

              停在途上令人又再回望你

                    沾湿双眼渐红

                  难藏依恋及悲痛

                多年情 不知怎说起

                在何地仍然是关心你

            无尽长夜为陪伴我怀念你

                    它方天气渐凉

                  前途或有白雪飞

                假如能 不想别离你

            不肯不可不忍不舍失去你

                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

            牵手握手分手挥手说再见

                纵在两地一生也等你

《时间去哪儿了》是一幅五色颜料喷绘的涂鸦,看似缭乱,却体现着“珍惜时间”的人文追求与“众生平等”的世界精神。各国导演均带着浓厚的先锋气质,烹制出酸、甜、苦、辣、咸的什锦菜肴,馈飨全球观众。

图片 72

《时间去哪儿了》首映见面会(从左至右为:主演李宣、梁景东、导演贾樟柯)

贾樟柯《时间去哪儿了》首映见面会对谈实录

• 一次性引进四部外语片的奇遇

主持人:贾导您好!这部电影是由“金砖国家”五位导演联合拍摄的,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创作心得吗?

贾樟柯:这次能跟四个国家的导演合作,机会非常难得,他们开玩笑说我一次性引进了四部外语片(笑)。每一位导演都用心,并且以非常巧妙的电影语言,在讲述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拍摄时各国导演都特别活跃。所以在同一个主题——时间去哪儿了——这样一个前提下,大家都在很自由地用各自语言,讲述不同的故事。大家也用不同的方法,拍科幻、拍惊悚,我还拍了一点点武侠(笑)。

主持人:对,您的故事开场就是武侠。

贾樟柯:我要介绍一下李宣(客串《逢春》单元),他是山西省武术冠军,他打的特别好,而且也特别会演。这一次他的戏份比较少,在开头,却是很重要的一抹色彩。将来,大家在荧幕上一定能看到他的身手跟表演。

主持人:所以片中的动作戏都是他亲自完成的吗?

贾樟柯: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主持人:连替身的钱都省了……

贾樟柯:这个钱还是有的(笑),但是荧幕效果还是他自己打比较好。

主持人:那您身边另一位(演员)表现如何?

贾樟柯:梁景东(《逢春》单元男主角)呢,大家可能看过《山河故人》,他在里头扮演赵涛以前的男朋友——矿工嘛。我觉得他变化还挺大的,在《山河故人》里他俩没结成婚,到了《时间去哪儿了》里面,俩人都准备生二胎了(笑)。

• 拍电影不是打擂台

观众:在《时间去哪儿了》的这五个作品中,除了您自己的作品,剩下的四部您最喜欢哪一个?

贾樟柯:这个问题已经被问过好多次了,但我觉得拍电影不是打擂台,特别是这次的电影是现代艺术常用的一个方法,就是——策展——的方法,大家进行同题创作。我们五个导演针对同样一个主题,和而不同,用各自完全不同的理解和电影语言去拍摄。我个人参与到这部影片的制作时,就是带着一种同仁互动、欣赏对方电影魅力的心境去合作。

观众:具体来说呢?

贾樟柯:每部影片对我来说都有启示,我就不必再从主题上进行阐释,大家看过影片之后应该都能明白。比如说第一段巴西电影,我觉得它叙事的从容很打动我,因为一般来说,导演拍短片的时候都会想利用很短的时间,有一个精巧的结构,然后很有效率地讲自己的事情。但是他反而用了一个长片的展开方法,娓娓道来,而且从容不迫地把故事讲完。我觉得在专业上,我对他是很钦佩的。

反过来讲,第二部俄罗斯的影片就非常的短片化,他的电影非常适合短片的形式,而且他在很少的人物里面,集中地、戏剧性地进行呈现。他选用的演员也是俄罗斯很专业的舞台剧演员。他们在很有限的时空里,将戏剧的张力跟浓度做到很大。

而像印度影片,它带给我印度的日常生活。我只去过一次印度,也是以游客的身份走马观花,所以我脑子里一想到印度就是花花绿绿、神神怪怪的样子。但是看这部印度影片,它给了我们那样扎实的一个日常生活,它总是让我想到北京或者上海、广州,我觉得这个故事放在哪儿都可以成立。印度导演很了不起,他给了我们一个印度当代生活的观感。

南非的导演,我总怀疑他的预算不够(笑)。他非常出位,整了个科幻片的模式,而且电影的整个制作体系非常工业化,它细到工作人员清单来了之后我吓一跳,观众也看到片尾工作人员字幕走了好长时间,印度和南非的工作人员都特别多。南非这部片子在用一个科幻的方法讲述人的解放,蛮感动我的。

我自己的也挺感动我自己的(笑)。因为我写剧本,一开始不会先想清楚剧情,我的剧本都是先有人物形象。这次我想拍什么样的人呢?我想拍一对夫妇,他们的年龄到了一个临界点,但是突然又有机会再生一个孩子。处在选择中的人,他们怎么选择、他们选择的过程是什么,这些是非常打动我的。在写剧本的时候,我以为会写得很伤感,因为我们中国人一说到时间就会比较伤感,但是后来发现:我好像还写出了一些幽默,写出一点豁达,这也是我的一个惊喜。

《时间去哪儿了》整个片子对我来说确实很难得,让我有机会放松地跟其他四位同行一起,来对生活的命题作出答案。

• 自我怀疑是创作者的加速器

观众:贾导您现在写作的过程中,还会不会有对自己的怀疑?您是如何看待写作过程中对自己的怀疑?

贾樟柯:我在写作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怀疑自己。写作是不停否定自己的一个过程。我大概从2013年《天注定》以后,我都改成手写剧本了。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有了笔记本电脑,之前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电脑写作,用起来也非常快。但是到了13年的时候,我突然改回用手写、用稿纸写,每一次你会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写了一晚上的东西,第二天都被我撕掉了。

就像加缪说的:不存在不通过蔑视而自我超越的命运。我觉得有时候确实得蔑视自己、藐视自己、怀疑自己,才能够超越。我有一个很经验性的东西,就是我不管在写剧本还是导戏的时候,越顺利我就越恐慌。当你看到现场氛围特别好、拍得特别快、大家都很嗨的时候,有可能拍出来就是最糟糕的。因为你可能是在自己的惯性里面、在自己的工作习惯里面自我重复。当你要尝试新的东西、不熟悉的东西的时候,一定是感到陌生的。陌生一定会让你感觉自己在跟自己较劲。所以我慢慢了解到这一点:写作也好、拍摄也好,不顺利的时候,反而会变得很兴奋,因为我知道,我在找新的东西。

• VR电影和新片都在筹备中

观众:现在VR非常火爆,贾导您目前有拍摄VR电影的想法吗?

贾樟柯:我手上有一个VR剧本,是一部喜剧,但是我没有马上去投入拍摄。今年上半年我一直在忙《时间去哪儿了》,11月会开始拍最新的一个片子,叫《江湖儿女》。同时我也在做一些VR的片段性的学习和了解,它确实是一个新的技术,它究竟有什么样的可能性,我自己也在摸索。这是很兴奋的一个状态,因为这有点像我们的前辈在一百多年前刚有电影的时候,感到这一媒介有无限的可能性。但将技术转换成作品,是需要导演去实践的。我现阶段确实在学,先下来拍一点,包括调度、声音的使用、视线的调度这些东西。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今后我还是会拍摄VR的剧情长片。

所有文字,由新浪观影团成员@乐一狸现场记录、整理

本文由彩世界苹果版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却遗失了光明的观影体验,自己疑惑是创小编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