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还是那个死样子,鬼子进城

来源:http://www.xsqinhai.com 作者:联系我们 人气:138 发布时间:2019-09-13
摘要:把生命中某个两小时一十七分钟献给文艺作品,应该就显示足够的尊重了吧,我奉献了两次给同一部作品--电影《邪不压正》,二刷下来,很多角色的台词和动作都已烂熟于心,第一刷

把生命中某个两小时一十七分钟献给文艺作品,应该就显示足够的尊重了吧,我奉献了两次给同一部作品--电影《邪不压正》,二刷下来,很多角色的台词和动作都已烂熟于心,第一刷忽略的细节,第二刷遍拾遗珠。就算这样,我仍然觉得并没有完全看懂这部电影,不知道这结果,姜文导演是赢了,还是输了。一部电影,承认看不懂不傻叉,不懂装懂才是傻叉。 第一刷的时候,我完全带着对原著的阅读感受,读过原著《侠隐》的舍我其谁去的,这样的心态导致的观影体验并不会特别理想。小说里的李天然果断且复仇心切,连日本特务拿秘密情报求生都不答应,只求快意恩仇。电影里的李天然,如果最后不是关巧红确定了时间地点人物,满嘴的复仇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现。小说里的关巧红,小鸟依人,性事热络,不谙武功,且帮助李天然确定仇家生活习惯和住址。电影里的关巧红施女侠附身,挣扎试探,天人交战。 既然导演说,他只是借一个小说原著的由头,演绎他自己想说的故事,我的第二次观影经历力求抛弃已知的情节,无论是小说中读来,还是第一遍看来,就当全新电影来看,果然好感增加些许。剧本撰写对于小说原著,是一种创作。导演拿剧本拍电影,是一种创作。普罗大众走进电影院看电影,又是一种艺术的再创作。红学家们研究出很多曹雪芹本人可能都不知道的意图和含义,相信曹作家当年并不是城府如此之深。如果一个导演经常在电影中夹带私货,鉴于目前的电检制度,其实无可厚非,但是故意让众多观众过度解读出创作时并没有的深意,这样的艺术家是恶人,如此的观众是帮凶。 很多人说开场的特技非常廉价,我倒还觉得华美,老人说以前北京下雪确实是有树挂的,树挂这个事,只要足够冷就行。现在没有那么冷,所以看树挂要去更远的地方。至于树挂好不好看,那就要看树枝的形状,更重要的是树后面的背景,城门楼子,胯骨轴子什么的。电影这个事,以前是只要有钱,现在连钱都不用,只要有设备,谁都能拍,至于电影好不好看,一百个人心里有一百个尼古拉斯赵四。 那些房顶们也很美,符合绝大多数人对北京深宅大院屋顶的想象,远处的角楼,箭楼连位置都那么故意地正确,民国时候北平的天际线就应该是那样的吧。把本来不是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地方说成是,观众如果就认为是,那是观众愚蠢,会遭到导演在阴山背后第一轮嘴角的冷笑。知道曹雪芹在西山写作而不是闹市,蓝先生就是故意忽悠没念过书或者没念过中国书的朱探长和李大侠,诠释了蓝先生人物性格,如果看到这个层面,又会对导演升起一股膜拜之心,姜导演果真是一把好手艺。只是“曹雪芹在此写作”这样的话,说一遍是彩儿,说三遍就是坦儿。 有狗那年还没有新浪微博,但是从有新浪微博,就有那么几条狗兀自乱吠,鹦鹉史航就是其中心想事成的一条。一开始他拿着吉林长春口音转换成的文字在网上乱怼,间或显摆屋中满坑满谷的新旧书籍,读书人也有真性情,反感并不多。直到中期,这厮对所有电影除了郭敬明一概大赞,此人奸邪嘴脸已然显露,再上个“奇葩说”,用结巴的长春东北话煽不着四六的情,我相信情商高如马东,当时也是尴尬的。史先生与姜导演是中央戏剧学院同学是事实,史先生是影评人是事实,姜导演讨厌但又得依靠影评人,史先生和姜导演是好朋友,凡此种种,于是电影“邪不压正”中有了潘公公这个角色,实际上这个角色如果去掉,对情节推进并无影响,就像最近流出的电影里全部删除的影帝凯文斯派西在结尾和姜文的对手戏,可能是因为“ME TOO”运动的缘故吧,凯文斯拍的所有戏份都能删掉,史先生演绎滑腻恶心的潘公公戏份全部保留,并不说明兄弟情深,只能说明姜导演并不像他嘴里说的或者表现得那样不在乎影评人,或者不在乎影评人说他不好。 许晴阿姨从电影“老炮儿”以后戏路就固定在假性瘾者,这对她的演艺生涯并不见得是好事。在医院病床上搔首弄姿和剑桥游学关系不大,挨朱探长一个嘴巴和反抽朱探长四个嘴巴关系不大,马尔代夫买两个岛和站城墙上假装雅典娜殉国关系不大。“根本之印”和”凤仪之宝“关系可就大了,李大夫在唐小姐屁股上印了一方“根本之印”,唐小姐就在李大夫活色生香的肉体上印满“凤仪之宝”。“根本”对于男人乃是根,乃是本。“有凤来仪”,说的是美丽的鸟来配合(交媾)。这些私货都不是暗示,是明示。我刷了两遍依然觉得许阿姨不忍直视,不认卒视,非礼勿视。 周韵老了,毕竟是两个儿子的母亲,电影里如此,生活中亦然。驯夫有方实在是一件颇堪虚荣的事体,姜导演一方面营造了荷尔蒙爆棚的大男子主义形象,一方面又在鼓吹女人都是女神,尽一切可能的收割或者收获受众和拥趸,温州裔女制片人周小姐这算盘打得精。 朱探长潜龙和“一步之遥”里面的项探长飞田是一个人,有升级,有退步,那个做宣传必须国际化,亲手处决罪犯,事毕潇洒扔枪,喽啰慌忙接住的桥段,真真是西红市某捕快班头数年前的英雄事迹。姜导演看到我的评论,势必又是轻蔑地一笑--“算你懂”。 “七七事变”大炮发射的那一刻,鬼子在城门前石狮上立威,都有老照片作为佐证,感谢导演的原汁原味再现。相对于姜导演饱受赞誉的作品“鬼子来了”,这部“鬼子进城”里的鬼子,多出了很多很不堪的角色,那些杀了抗日义士反倒诬陷抗日义士为汉奸的鬼子,明明是一对一单挑,却暗中叫人下黑手的武士,濒死还要喊帮手的武士。也许这些就是那时的日常,那时鬼子的日常,谁都不纯粹,我喜欢听到和看到姜导演表现这个。鬼子进城,还不是正邪两立,各安天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蓝和红,一个青天白日,一个镰刀斧头。布鲁斯李致敬李小龙。从头开始就出现的刀,是日本名刀,专门是徒弟杀师傅用的刀。饺子吃七个再煮七个,说的是“七七事变”。协和里割错了的肾是梁启超的,写日记的不是蒋凯申就是胡适之。东棉花胡同是中戏。关大娘是施剑翘,小西子是阎锡山,小诸葛是白崇禧,张将军是张自忠。配乐一共用了马斯卡尼“乡村骑士”间奏曲,“培尔金特”组曲,多尼采第的“爱之甘饴”等等,凡此种种,我们都知道的,私货姓了“共”。 尽管姜文导演在网络大热节目里几次强调这部“邪不压正”拍给他的儿子看,不知道所有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是导演的儿子,还是观众们的优先级排在导演的儿子们之后。无论如何,这部电影并不适合任何人的任何未成年儿子们看,虽然男主角李蝌蚪一直在找爸爸。当一部电影的演技或者剧情没得夸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夸肉体,希望这部电影不要受到这样的待遇。文艺青年不应该和文艺青年扎堆或者在一起,因为那样就显不出你文艺来了。苗条的人不应该和苗条的人在一起,那样就显不出你苗条来了。牛逼的人就应该和牛逼的人在一起,只要他们有各自而不雷同的牛逼,姜导演可能也是像我这么认为的吧。 对了,美国人没那么愿意当爸爸,因为在他们的道德体系里,爸爸没那么好,没那么既得利益,没那么可以有资本躺在功劳簿上睡觉。 仇,报不报,它都在那里,不远不近。“邪不压正”里面没有侠,侠之大者是为仁,这里面的人连“隐”都是故意的,世间本无纯粹。

自2008年“漫威宇宙”开山之作《钢铁侠》横空出世,从电影里面找彩蛋就变成了全世界影迷的一大乐趣,每个电影院的清洁阿姨又多了一份神秘的工作——通知观众需不需要“等待五分钟,观看五秒钟”。正片中数不清的彩蛋才是真正精彩之处,而姜文的电影一直被认为甚至“过度解读”有诸多暗喻影射甚至明喻讽刺。下面就带来笔者在看完《邪不压正》之后的一些小小发现:

一、张北海的原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杨樾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电影改编自张北海原著《侠隐》,而张艾嘉是张北海的亲侄女。至于为什么要改名字,在采访时导演解释是怕观众不明白电影主题,笔者反倒觉得是导演一贯的强迫症,“民国北洋三部曲”——《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邪不压正》。

姜文的电影上一次还是四年前,四年一次,等待的时长和世界杯一样长,黄渤在首映礼上说;姜文导演的电影一上映,对我们来说,其实是过个小节,每过几年看一个姜文的电影,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备好炮仗,咱们也开始过节了。

2.故事的主要线索是李天然师父一家被大师兄朱潜龙灭门,成年之后从美国回来复仇,典型的古典武侠小说套路剧情。武侠小说对华人世界的影响毋庸置疑,或许男导演心中都有一个江湖梦,毕竟连科长心中都有念念不忘筹备多年的《在清朝》。

《邪不压正》改编自旅美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以古都北平为故事背景,讲述了青年侠士李天然留美归来,为了寻找五年前制造师门惨案的凶手,深入北平的各处查探,打破了各方的平衡,由此引发了各方势力间争斗的故事。

3.李天然和亨德勒住的地方原著中是干面胡同16号,电影中改成了内务部街11号,就是姜文童年的成长之地,也是姜文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马小军在阁楼上健步如飞之所。电影中提到的曹雪芹就住过内务部街11号,李敖、梁实秋和王世襄也都在内务部街“混过”。

在原著小说中,李天然复仇的故事线索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在推进叙事过程中,张北海笔下的城市是另一主角,老北京的风物人情,贩夫走卒,乃至平民的日常用度,像麻花一样,穿插进叙事的节奏当中。 在日军枪口之下的北平,处于各方势力的争斗之中,这是整部小说的大环境。百姓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一如往常的吃喝拉撒。在严格细致的考据下,以李天然复仇为线索,带领观众走入到古都日常生活当中,小说充满乡愁意味的写实,却又带有一股侠骨气息。

4.有一个经典老梗,姜文电影中总有主要角色姓马,《阳光灿烂的日子》马小军、《寻枪》马山、《鬼子来了》马大三、《让子弹飞》马邦德和《一步之遥》马走日,这部新作中却把主角之一的马凯马大夫改成了亨德勒大夫,不知意欲何为?

二、侠

5.原著中李天然回北平之后的职业是“燕京画报,英文编辑”,而电影中改成了同养父亨德勒大夫一样的医生,而且还是协和妇产科,至于是不是cue协和妇产科著名作家冯唐就见仁见智了。

侠是小说和电影中都具有的共同元素,《侠隐》中打斗环节,出手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使出现也是匆匆带过,作者缅怀的是最后一代侠士的没落和消逝。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现代化热兵器的枪械和已经成文的法律法规,已经不容于侠士在依据个人好恶去行侠仗义。因此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侠”,是充满感伤的悲情意味。

6.李天然英文名Bruce Hendler(布鲁斯·亨德勒),中途身份被揭穿,自己说是姓李的时候,直接被对方拼接成Bruce Lee,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后和根本一郎、朱潜龙决战的造型和武打风格多有致敬。而姜文把这部电影的整个故事形容为“李小龙进了谍战之都卡萨布兰卡”。

《邪不压正》的侠义,更多是用奇观化的视觉要素来完成。在师门惨遭灭门时,李天然依靠躲过子弹的功夫才得以逃命,被亨德勒和蓝青峰所救。复仇时,在胡同的屋檐上飞檐走壁,腾转挪移,都是传统武侠小说中的常见模式,都是肉身凡体,作为观众更是门儿清,所以侠更多的意义,是从平凡人身上看到不凡之处罢了。 用视听语言的手法,所造就的侠义,已经抽离了真实社会的内涵,李天然在电影中的最终决斗是用枪结束的,侠士已经被现代社会所冲击和瓦解。

7.蓝青峰献画朱潜龙,画上明显是明太祖朱元璋,称为鞋拔子脸或月牙铲,调侃了汉奸朱潜龙一番,难道姜文也和高晓松一样是红果果的“明黑”?另外,高晓松自己爆料,十年前和姜文争过《侠隐》的电影版权,而高晓松成了《邪不压正》的第一个观众,评价为“满屏荷尔蒙飞溅,爱恨劈头盖脸,仿佛30岁的气宇轩昂”。

在《史记·游侠列传》中, 将侠分为“布衣之侠”“匹夫之侠”“乡曲之侠”“闾巷之侠”。这种正史的记载,对于侠士的承认和赞扬,一定程度上使侠作为一种独特精神而留存于当时的社会之中。

8.李天然去协和医院报到的时候,院长说他们供奉的肾是割错了的好肾,坏的肾还留在了病人体内,而这个惨遭医疗事故的病人就是维新派大文人梁启超。

作为各朝社会的统治阶层来说,侠士的存在,自然会动摇社会的平稳秩序,各朝统治者都会对其严加提防,在中国历史上的侠士命运多数都没有善终,以悲剧性而结束于个体的命运。 因此《侠隐》中的“隐”也更多的是对于侠士的悼念和挽歌,这也是小说的一大要旨。

9.关巧红裁缝铺里的看门人(太监)扮演者是著名的编剧史航,算是本色出演,里面夹带私货地吐槽了很多关于影评人和电影评论的观点,虽然不戴眼镜的史航老师看起来萌萌哒,但何必这么挖苦影评人呢?在笔者印象中大多数影评人对姜文都是赞赏有加,至于《一步之遥》的巨大争议也和影评人无关吧。

三、从小说到电影

10.原著中和朱潜龙一起杀害李天然师父一家的是日本富商羽田次郎,还有一个日本剑道高手山本,电影中应该是把这两个角色合二为一成了颇具笑点的根本一郎。

据说当年小说在内地出版后,有很多人要购买影视改编版权,张北海由于不熟悉内地影视圈,于是找他侄女张艾嘉商量,张艾嘉在出版社给的名单中,最终选定了姜文,由于时间很长,期间还续约了一次。 后来,张北海没有就剧本和小说和姜文进行过任何沟通。 他给姜文唯一的建议是:“要过“戏瘾”可以去演“张自忠”一角。“张自忠只有一句话,进东交民巷都没说话,就是来跟蓝青峰握手,说了一句‘辛苦了’。可后来电影还没开拍,在北京碰到他的助手,他告诉我,姜文要演我的‘爸爸’蓝青峰!” 这段改编的番外故事也是很姜文。 《邪不压正》文本来源于小说,但是带有浓重的姜文烙印,不同于小说中的描写,姜文在电影中抽离出五个主要人物,李天然(彭于晏饰)、朱潜龙(廖凡饰)、蓝青峰(姜文饰)、唐凤仪(许晴饰)和关巧红(周韵饰),以李天然复仇为影片的线索。

11.电影中提到写日记的领袖,说的就是蒋委员长。蒋介石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坚持写日记,从1915-1972年没间断过,如今都保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

但姜文的风格不同于其他导演,是充满嘲讽性质,带着隐喻意味,故事不是影片中心要素,他把天真的性情,充满夸张的表演注入到一场狂欢之中,从而再造一个只属于他的电影世界。 从《太阳照常升起》的艺术化探索到现在,随着《让子弹飞》的口碑和票房双丰收,姜文的电影一贯以“快节奏”“快剪辑”埋藏很多梗的“大信息量”作为影片的必备要素。 基于“权力”的解构,所营造的碎片化的叙事,舞台感十足的对白和布景,随着人物自带的亢奋状态,一个接一个的抖着属于姜文的喜剧包袱。

12.关于蓝青峰的身份电影里面一直没有明示,只是提了几句说是前朝武人,推翻满清的元老之一,书里倒是和李天然骑毛驴去野外练枪的时候提过一句冯将军,应该指的是冯玉祥将军。蓝青峰原型是张北海的父亲张子奇,1911年武昌起义时,17岁的张子奇跟着阎锡山在山西起义;1933年,曾任冯玉祥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的交际处处长,与宋哲元、孙连仲等将领都是朋友。

姜文一如既往的自嗨到沉醉。他小时候住的内务部胡同,曹雪芹曾经在那里住过。影片中曹雪芹的住过的梗多次出现,他住的内务府部胡同,也做成牌匾被朱潜龙的手下挂在蓝青峰的门口,相当于把小时候的记忆搬进了电影里,还有上学时的中央戏剧学院,都给杂糅了进去。 在追求台词句句经典的前提下,一个段落中的两个人物时常处于相互激励的兴奋状态,台词配合夸张的演绎,所塑造的戏剧效果,时常是带有幽默色彩的讽刺。比如,蓝青峰行刑时对他手下说;“记者够国际化吗?”“不够”“找去!”。

13.李天然借用的名头 “燕子李三”历史上真有其人,据说也是轻功了得,飞檐走壁不在话下,是一个侠盗罗宾汉式的人物,同时也有吸食鸦片的陋习,电影中追瘾君子被误打针也有借鉴之嫌。

在和蓝青峰谈条件时,根本一郎指示部下枪杀街头的三个三轮车夫,而后中国警察立马向他报告被击毙的是汉奸。指鹿为马式的情景展现,是姜文对真相的暗喻,英雄和汉奸都可以一手包办。 这些情节所营造的夸张效果,在故事上带给观众以笑料,却也已出脱了电影的内涵,延伸到真实社会层面上的人物对应,这也是姜文作为一个优秀导演所形成的个人风格,使他有别于其他的导演。

14.许晴扮演的北平交际花唐凤仪到李天然大夫那里打针除了贡献老司机笑点之外,可能还有自嘲靠打羊胎素来保持容颜不老绯闻之意。

四、屋檐上与屋檐下

15.结尾,李天然和蓝青峰在东交民巷护送的人应该就是原著中提到的著名抗日英雄张自忠将军,当时躲在德国医院。

屋檐上的江湖是带有美好期望的场所,片中对于爱情的希冀和理想世界的营造,都发生在屋檐上。关巧红所代表的背后势力,是穿黑衣服在天上飞。 而天上掉大洋,是屋檐上的江湖的进行交流的暗喻。李天然的美好爱情,从相遇到最后一次和关巧红的诀别,都是发生在屋檐上的这一特定的空间里。

16.电影里亨德勒大夫说蓝青峰两个儿子为国牺牲,原著中蓝青峰有两个孩子,儿子蓝田,最后的确死于抗战;女儿蓝兰,就是电影中跟着蓝青峰的姑娘,在原著中是个摩登女孩。

姜文曾说:“我从第一个电影开始,都是把女人拍成神的,这是我的理想”周韵饰演的关巧红是一位侠女,一心替父报仇。他和李天然之间暗生情愫,在钟楼幽会、为李天然做衣服等这些叙事情节的叠加,使屋檐上只要出现镜头,基本都是明快意味的晴天。 姜文把最美好的爱情都留给了屋檐上的这一江湖。姜文说要为他儿子拍一个美好的电影,现在看来就是屋檐上的这部分。

17.姜文的电影有一个经典主题——打破父权(传统/体制)的压迫,有“弑父”情节,《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批判父权和历史,《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戏谑传统,至于《太阳照常升起》则充分体现了“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邪不压正》中师父的惨死,养父的被杀,蓝爸爸的生死未卜(电影中蓝青峰对李天然又有姜文最爱电影《教父》的感觉),最后蓝青峰让李天然去找自己的儿子(结婚生子),算是完成了父权的交接。

屋檐下的世界是充满腥风血雨的,蓝青峰的人都穿白衣服在地上行走。而打斗、谋略和凶杀都是发生在屋檐下的江湖里,这在影片中是一个危险的存在,是发生俗事的地方。 影片中另一女子唐凤仪,是一社交名媛式的交际花,留学剑桥,想做朱潜龙大老婆,却爱上了李天然,为他通风报信最后从城楼上跳下,砸死了一个日本军官。从宣传片中那句“说干就干 come on”。唐凤仪风情万种的人物形象就呼之欲出了。李天然为她打“不老针”短短的几场戏份,许晴饰演的社交名媛的人物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米兰,到《邪不压正》的关巧玉和唐凤仪。姜文确实用仰望的姿态,把他电影中的女性都拍成四十五度角抬头看天空的架势,在神和神经病之间来回切换。

18.姜文电影中的女性角色大多是肉欲系,包括米兰、林大夫、县长夫人和完颜英,《邪不压正》则是许晴,征服成熟女性或许是每个幼稚“男孩”的成长幻想,恋母和弑父往往相伴相生,而毋庸置疑,姜文电影的永恒彩蛋是周韵,最出彩的角色都给了她,自信独立,气质超群,疯妈、花姐和武六是这样,关巧红亦然。

五、夹带私货

19.李天然和关巧红,原著中是Happy Ending的婚礼结局,电影中修改了关巧红的人物设定,从原著中的温软女红变成为父报仇的女侠,明显是借用了民国侠女施剑翘的故事。历史记载,1936年,施剑翘通过手术放开裹足,练习枪法,最终为父报仇在天津佛教居士林刺杀了直系军阀孙传芳。而从2013年开始姜文就有要拍摄《施剑翘》的传闻,女主当然还是周韵,这次不知道算是练手还是放弃后续计划?电影修改了时间线,所以男女感情线的悲剧结尾就显而易见了。

熟悉民国掌故的朋友,一眼就可以看出,关巧玉的人物来源于民国施剑翘替父报仇的这段公案。当年直奉军阀之间对垒,施剑翘的父亲在对战中不幸被俘,而后被枭首暴尸三日。 施剑翘得知父亲死后被辱,便一心替父报仇,第一次依靠堂兄,堂兄反复劝他打消这个念头,忿而决裂。第二次下嫁给替她复仇的人,谁知一拖再拖,便又一刀两断,而后经过多年筹划,化身为居士,才得以亲手替父报仇。 这和片中关巧玉的故事原委一致。

20.强迫症非得瞎编硬凑20条,老司机专属彩蛋,姜文恋臀恋足直男癌审美无人不知。宁静、姜宏波、陈冲、赵铭、葛优都算是为艺术献身。《邪不压正》中国民老公彭于晏只穿着一件红色斗篷,光着屁股在房顶上“裸奔”,看湿了一众迷弟迷妹。不禁让人想起《太阳照常升起》中房祖名双手叉腰,霸气侧漏的场面。在这里抛砖引玉,期待大家发现的一枚枚重磅彩蛋,比如“香山天体营”指的啥呢?

影片中的夹带私货,和民国各路的黑话一样,外行看着热闹,内行人对着“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式的暗号,并且乐此不疲。 更加戏剧的一幕是,在协和医院对着肾进行宣誓。而这个误诊摘掉的肾,真实的现实故事是梁启超误诊摘掉的那个右肾。 1926年3月8日,梁启超因为小便出血,在协和医院就诊,医生建议摘除左肾,由于术前护士失误,标成了右肾,主刀医生刘瑞恒没有详细核查,就将梁启超健康的右肾给摘除了。 这在当时引起社会的很大反响。也被作为素材,改编进影片中,作为一个彩蛋,送给观众以一个意味深长的恶搞。

整部电影是写给北平的深情告白,亦是夹带私货的梦境重现。借用梁启超的集句:燕子归时,更能消几番风雨,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

姜文从《太阳照常升起》以来,饱受批评一点是故事看不懂,夹带各种私货,时常自嗨。这次华北第一影评人潘公公的形象,或许就是对此前影评人的主观回怼,也是他不像其他导演,鸡贼的顺从观众的爱好,屈服于当下的一种表现 不管后续评价如何,《邪不压正》是姜文一手打造的梦幻迷宫,角色的多元化解读,使每个人都带有各自的使命,看似狂放不羁的表面下,感受着历史的荒诞,却又清楚的感受着角色的真实,好似当代“东京梦华录”,这在当下浮躁的影视圈内,这是十分作者化的表达,理应得到一定限度的宽容和支持。

古都侠影,唯留梦寐。

看完电影起身离场时,边上一观众评价是;姜文还是那个死样子。是的,姜文这次还是那个两级分化的死样子,不是观众期待的那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独孤行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五月过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彩世界苹果版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姜文还是那个死样子,鬼子进城

关键词:

上一篇:黑暗堕落的成功机会,孤独的暗影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