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才是最重要的,自己谈谈心

来源:http://www.xsqinhai.com 作者:联系我们 人气:122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我今年36岁了,是个朋友眼里数一数二的硬汉,泪点一直很高很高,成年以后哭的次数可以数得过来。因为我是外婆外公带大的,所以外婆和外公去世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是那种止不住

我今年36岁了,是个朋友眼里数一数二的硬汉,泪点一直很高很高,成年以后哭的次数可以数得过来。因为我是外婆外公带大的,所以外婆和外公去世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是那种止不住的流,可以把一块手帕染湿到可以攥出眼泪,和嚎啕大哭不一样,其实我觉得这种无声无息的哭才是一种悲伤最大的体现。外公的兄弟姐妹只剩下了一个最小的妹妹,我们这里外公的妹妹我们晚辈会喊姑外婆。前天去看望89岁的姑外婆,当她认出了是我以后就紧紧的拉着我的手,用一双昏花的眼睛一直看着我,然后对我“乖乖,乖乖!”不停的喊,我顿时眼泪就止不住了,也是那种无声无息的,眼泪不停的不停的流。
       于是,观看这部电影的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是感动着和开心着,时不时会想起那些爱着我的去世的亲人,但是不管怎样情绪还是可以控制的住的。当曾曾祖父为他女儿唱歌的时候,或许因为我也有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儿,我对她的爱肯定是那种,我真的可以用生命去保护她的,于是这个场景让我眼眶湿润了。但是当米格为他太奶奶唱歌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这次也是无声无息的流泪,止不住的一直流,但是表情却是微笑着的。也立刻想起了外公外婆,想起了刚刚去探望的姑外婆,这种感动和悲伤我太过于熟悉。心里不断的浮现出一句话——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全世界每个家庭都没有悲伤,希望他们爱你,你也深深的爱着他们。人固有一死,但是趁着他们还在的时候,去努力的爱他们吧。

图片 1

你走了快一年了,不知道你还好吗?

图片 2

图片来自丹的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希望你好。

图片 3

       自上次码字已经快两个月了,期间也写了两份,但有点乏了就舍弃了。最近也小忙了半个月,终是得了点小清闲。但离幺外公去世也是23天了。。这些小难受的感觉一直都积存在心里,被自己为论文忙碌的步伐压着......

你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没有机会再见到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地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还记得5月3日那天早晨是我回学校晨跑的第30天,也是那个早晨我从原来只能跑2圈操场内圈到能跑30分钟十多圈外圈,是自己的一个小小突破。那个早晨,心情很好,天气也很好.....于是给妈妈打了电话,也给姐姐打了电话,但也没发现异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想给妹妹打个电话,问她最近驾照考得怎么样,然后,突然就知道幺外公在今天去世了......幺外公去世了......自己的心揪了一下......

你在春天刚开始的时候离开,冬天的凉意还未褪去,那天极冷。

       我在脑海里不停的放映他的面貌,我还记得一周前妈妈说给幺外公打电话时幺外公还给她说:“大丫头,乌梅是不是要熟了?你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吧。”那个时候听着妈电话的时候,自己心里很难受,我知道幺外公估计真的病的很严重,因为外公和妈都去看了好几次,但没想到他走得这么突然,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你的面部安安静静,就像你的性格不急不躁,善良胜过一切女人。

      这个69岁的高个子老人,拄着拐杖,1米7还多的个头,肤白,消瘦,脸上时常乐呵呵的。我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去年11月姐姐结婚时,他和大姨一起来的,还留下来吃了晚饭,耍了好一会儿,那时候他的精神看起来很好,当然,这次回家奔伤才知道去年的时候他身体已经不太好了,那个时候他正好出院,刚输了血,所以看起来气色才那么好,还有的记忆就是前年过年的时候,他去了姑婆家,他们兄妹仨一起聚着谈了些天,具体谈什么,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亲兄妹之间的感情是割舍不断的......想到这些的时候,自己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了。3号晚上自己一个人在火车站,内心空荡荡的,但眼泪止不住的留,我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会难过,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难过的,毕竟这个69岁的老人,在我生命的前22年里,我们总共只见了不到10次面,坐下来好好说一阵话的次数不超过3次,电话只打过1次,自己却在听说他离世时那么那么难过......

你走的不痛苦,你走时很干净。

       后来,回到外婆家里,我才知道,我难过的是自己记忆里健健康康的人却突然离世,猝不及防,自己一下慌了,怕了,怕时间走得太快,自己的脚步跟不上;也是那个时候突然明白,我的外公,我年迈的外公,已经70岁了的外公,今天离去的是他的弟弟,他的亲弟弟,同爸同妈的弟弟,从今以后,他便没有了弟弟,以后的欢喜快乐,悲伤难过都是与儿女分享,无兄弟参与了,一时间,心很痛,我不知道我外公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我却想起了我爸和幺爸的感情,想起了我和姐姐、弟弟的感情,想到了多年以后我和姐的孩子都会叫幺爸是幺外公......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回去干嘛了,我想尽尽孝道,就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外公说说话,让他不那么难过......但实际上,回去后我并未减少外公的难过,我看着他和幺舅一起忙里忙外的打点,无暇顾及悲伤,自己并未帮上什么忙。我想,这样也好,暂时不那么悲伤,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谁又知道呢。

你只在那张白色的床上躺了不到一星期,你一直静悄悄的睡觉,你善良的不想吃一口饭。

      下葬那天,我们所有人都是5点起床准备送幺外公最后一程,舅舅他们几兄弟都是通宵守夜,都想着尽最后的孝心吧。这是自己第一次参加亲人的葬礼,心情很复杂,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只记得,下葬后,幺舅在河的这面长久的望着对面幺外公的坟墓,眼泪被强忍在眼眶里,很长时间他才哽咽出一句话:“我就希望他葬在这里,这样挺好”。他说以后会经常回来看他爸爸。我们都知道幺外公生前就一直想回来,临终的愿望也是落叶归根。大姨说幺外公在大口巴买的房子刚刚装修完,他还没去看过就走了......

你一直躺着,时光很善待你,没有让你疼痛。姨父整夜不睡觉,隔几分钟就为你翻身,好让你睡得更加舒服。

      这样的第一次给了自己太深太深的感触,时间太快,快得让自己猝不及防,意料不到。我只希望往后的日子里,自己一定要多陪陪自己的父母,陪陪我的外公外婆,我的奶奶,我的姑婆。我得多去看看他们。这些我爱的的亲人们,在我儿时的时候给了我满满的爱,如今仍无怨无悔的爱着我,我只愿自己谨记,前进的路很远,很长,未来一直都在路上,但背后的他们,时间真的不待,自己要多花时间陪陪他们,电话费真的不贵,多打几次。

你一直躺着,妈妈去见你,哦,她是哭着的,你可以想象吗?这个倔强固执坚强的女人在为她妈妈哭着。

      我希望上天能善待我爱着的人,给予他们健康的体魄。我也会好好努力,尽力跑过时间的脚步,如果不能,就停下奔跑的脚步,陪着他们散散步。。。

她哽咽到不行,连完整的妈妈都叫不出,她颤抖着,不敢相信陪伴她四十年的女人竟然苍老到要屈服于疾病。

她站在床边,附上你的手,断断续续的叫着妈妈,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闹,你为什么不醒来?

姨父忍下眼泪,将她拉开,看着床上的母亲和最小的妹妹,心里难过到不行。

你知道吗?这世上我最敬仰的女人就是你。

你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你和那个年代的女人一样,早早结婚,早早生子。

你不如别的女人漂亮,可你比所有女人都要善良,你温顺,恬静,爱干净且能干,你应该有幸福美满的家。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的,它永远不给人幸福的力气。

你先后生下一子一女,女子,我叫她大姨,男子我叫他舅舅。

可我,从未见过舅舅。

你命运的跌宕从舅舅开始。

那个年代,人人都过得极为贫瘠,舅舅没上满学,就在工地上干活,结果从架子上掉下来,那年,舅舅20岁。

舅舅后来都是在家里度过的,他伤的不轻,你哭的不轻。你整夜守着舅舅,你不敢睡觉,你害怕闭上了眼,再睁开时,舅舅就不在了。

那年快到春节时,你没来由的心慌,你什么也干不下去,就看着舅舅。舅舅那时已十分自暴自弃,常常是说,“我活不过这一年了”。

你心急,又舍不得打他,只好流眼泪。

舅舅的话一语成谶。

他没有活过那一年,就在春节前几天离世。你几乎疯了,眼睛混浊,没有一刻是不在哭的。

那时还不流行火葬,都是将死人埋在地里,舅舅如是。

将舅舅下葬后,你几乎不回家,在地里站着,你觉得这像一场梦,孩子只有二十岁,怎么就会……大姨把你拽回家,然后你又跑出去,那段日子,你憔悴的不成样子。

你又生下三个女儿,再无一子。你有四女一子,子逝,你亲手抚养四个女儿。

我不知为什么是你一个人抚养,后来我再大些,才知道,外公很早就去世了。

你一生,两个最重要的男人都离开了。

后来大姨嫁人了,你说你真高兴。

说这话时,你笑了,妈妈说,那是舅舅去世后你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你为大姨做了好几床被子,欢欢喜喜将她送走。

舅舅和外公没有一张照片,连遗像都没有,那天晚上你一个人呆在屋子里,突然就很难过,舅舅还没有结婚,外公也那么年轻,可他们都离你而去了。

后来你和姨父生活在一起,姨父感性又善良,她待我妈妈和三姨很好,把她们当做自己的亲妹妹。

三姨出嫁时,你的情绪已经好很多,你和姨父都很高兴。

妈妈最小,没上中学,去小县城打工,打工的第一年,姨父家的儿子出生,妈妈高兴的给侄子买了一套一百多块的衣服,这在当时是一笔大数目,姨父对妈妈说,不要再买这么贵的了,钱留着自己花。

妈妈还只是十几岁的少女,嘴上答应着,却并没有听进去。

表哥出生后,你很高兴,天天抱着他,有时会想起舅舅,可你已经不那么悲伤,只是遗憾舅舅没有结婚。

这件事后来成了你的心病,到生命结束前你都惦记着。

你在那个寒冷无比的春天的凌晨被送回家,医生对姨父说,快把你妈送回家吧,熬不过三点。

满室人泪流满面,不能让你在这么冰冷的地方离开,他们连夜把你带回家。

回家了,医生说得很准,在三点到来之前,你的体温已经冷如冰霜。

姨父和二姨泣不成声,妈妈和所有亲人连夜赶过去。

妈妈为你洗了澡,为你穿上大红色的衣服和鞋子,你就像那年出嫁的少女一般。

妈妈和所有人都瞒着我,但那天我就像魔怔了似的,给妈妈打电话,我问,外婆醒了吗?

妈妈突然就哭了,她说,你外婆不行了。

我以为不行的意思是正在抢救,但当我第二天到你家的时候,不行的意思是,你已经走了。

我恍恍惚惚,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对着你睡着的地方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去的那天晚上要守夜,姨父怕我扛不住,不让我去,我和表妹躺在床上,我望着天花板,依旧不敢相信,躺进棺材里的那个人是你。

第二天,是下葬的日子,姨父在你的脸上蒙上一块布,布上写着一段字。二姨说那是你去寺庙时求的,让她在你去世时为你蒙上。

你下葬的日子也是舅舅结婚的日子,你一生都惦记着舅舅结婚,农家有规定,没有结婚的人不能入宗谱,所以那天舅舅结婚了。

姨父说,你会安心了。

下葬时,他们抬着你最后的家把你埋在土里,一捧一捧把你的家覆盖,你和外公和舅舅在同一个墓地里。

姨父说,你会很高兴。

你走了快一年了,我时常想起你,想起你时总觉得你没有离开,你还在那里,我回家时,你会给我烙很焦很好吃的饼。

可是我知道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去的那里,他们只锁魂,不放人。

我只是祈求,你当时喝下那碗孟婆汤时,没有忘记我。

如果忘记我也没关系,我会记得你。

我不知道你在那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冷,有没有病痛,但我会在尘世为你祈福,不因其它,只因,你是我的外婆,是我年少时抱着我为我唱歌的外婆。

当我和你一样走进那个世界时,我希望我们可以走进下一个白发苍苍,你记得,我始终不会将你淡忘。

可我终究是要和你说一句,再见,我爱你。

图片 4

本文由彩世界苹果版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家人才是最重要的,自己谈谈心

关键词:

上一篇:程媛媛美女,刀塔来了天赋系统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