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的自我救赎,一个挤挤涨涨

来源:http://www.xsqinhai.com 作者:草根崛起 人气:149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暴疯语》被定义为惊悚悬疑电影,实则在惊悚的外衣下呼吁了对社会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每个人对自我认知的思考。虽然从剧作上来看这部作品陈俗缺乏新意,但导演李光耀很会用

《暴疯语》被定义为惊悚悬疑电影,实则在惊悚的外衣下呼吁了对社会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每个人对自我认知的思考。虽然从剧作上来看这部作品陈俗缺乏新意,但导演李光耀很会用画面讲故事,尤其是其光影和色彩浓墨重彩的使用为故事发展埋下伏笔,强化了电影的矛盾和冲突。准确细腻而富有张力的向观影者呈现出精神病患者的心理世界,传播了平等博爱的正能量。
 在影片中有大量微速镜头的留白,其中有有一个仰角的镜头——从两座大厦中间拍从白天到黑夜天空的变化。由于其逆光的拍摄,大厦一直是暗黑的,而明亮的天空与其超生明暗间的反省,造成了很强的冲突性。带给观影者一种压抑感和不确定性。同样在男主们在公车内对峙的镜头中,导演用了闪电的意向来强化情绪的迸发,硬光的闪白也用了同样的表现方式。影片中这些镜头的运用一方面强化了剧作的冲突矛盾,也在推进着情节的发展,为真像的层层剥离,高潮的到来做铺垫。另一方面这些非正常的布光也暗喻着精神病人无法控制的心理问题。
 整部作品几乎都用了散光和低调照明。这样的布光使得物体曝光度低,阴影的的边缘也模糊不清。似乎映射着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内心都并非是非分明,自我认知也并非准确。在周医生在食堂失控后回到家坐在桌前沉思的拉镜头中似乎没有刻意的打光,只有画面内几个昏黄的光源以及黄晓明头上低调的顶光。这样的布光制造了压抑恐怖的意境,也使得观影者感受到人物完全淹没在黑暗中,象征着其精神上的创伤和内心的黑暗面。影片中低调光结合电影中周医生后来意淫中生的一些极具辩证性的台词“那就是少数服从多数。我正常到全世界的人都疯了。我又变回不正常了。”、“那我是不是该做一个隐藏着的病人,也不做一个公开身份的康复者?”来理解,阴影模糊的边界正如对于“精神病人”下定义也并没有多么明确的标准。导演用光很准确的强化的这个疑问,引起大众对于精神病人心理状态的关怀,也让观影者进行自我反思,对世界上所谓现实真理的产生怀疑。
 非正常的色调、色彩也是《暴风雨》中塑造人物形象以及其心理状况,表现环境渲染气氛的重要手段。除了在影片带入部分的开始——生准备出院、影片节尾——男主们一个入狱一个入院导演用了正常的色调。高潮末端揭露真像的黑白色调外,其他的镜头大都用了黑绿的色调。微晃的镜头加上暗绿的色调都在强调拍摄主体的非正常的存在。在表周医生谋杀吸毒者的镜头中画面色彩斑斓虚幻,镜头都为虚幻的特写,且摄影机运动剧烈晃动。也是在重申这精神病患者的无助和悲哀。在作品的结尾从一朵窗台小野花的特写移到生的眼神令观影者印象深刻,整体的色彩是灰白的水泥墙壁和冰冷的栏杆,局部色相为那一抹颤颤巍巍的白色。脆弱的野花大概象征着生向往自由和生命却又矛盾内心,而白色作为局部色相便是作品想要表达的主体及核心——精神病患者作为无辜的受害者简单却又苍白的内心。
 在剧作上《暴疯语》和《催眠大师》有些相似,两部作品在表现精神分裂的设计上也同样使用了大量的镜面和镜面破碎这样的类似的点,但相对来说,《暴疯语》的社会关怀意义较强一些。相比较同样呼吁社会提高精神病人关注的韩国电影《朝我的心脏开枪》,韩国的作品用直接真实的布光来展现精神病人所受的外界折磨和其扭曲内心世界在外的表现。镜头相对客观。更像文艺片。而《暴疯语》被为惊悚悬疑的商业片,自然用了浓墨重彩的拍摄手法,抽筋剥骨的把精神病人的内心世界展现出来。另外在剧作上《朝我的心脏开枪》是以出逃疯人院为主线,而《暴疯语》以精神病患者犯罪的最后进入医院这种截然不同的悬疑片的形式来表现主题。虽然其剧作老套(并且伏笔太过明显以至于结局没有惊喜)和二哥捉鸡的演技,李光耀作为香港新进导演做出这样的片子还是很有实力的。

 真是巧合,两位香港新导演的电影同一天上映,两部片都是三字片名,李光耀的《暴疯语》和刘浩良的《冲锋车》,而且这两部片背后都获得很多知名导演监制支持。单说在电影圈眼熟程度,编剧出身的刘浩良可能大些,编剧作品包括《枪王之王》、《飞砂风中转》、《画皮》,李光耀大家或许只知道名字与刚去世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同名。

尔冬升、刘青云、香港制造,这些标签拼凑出的《暴疯语》,很容易被认为是一部标准的港产动作片。然而,虽由尔冬升联合制片并联合编剧,由香港青年导演李光耀策划执导的《暴疯语》却抛弃固有的电影类型,打造出是一部非常文艺的,聚焦精神分裂命题的悬疑惊悚动作片。影片制作上吸纳了港产动作片的紧凑大气,故事上也满足了优秀悬疑片的高要求。整体节奏处理得非常到位,细节禁得起推敲,完全看不出是新人导演的作品。

《暴疯语》故事关注的是精神病人问题,有尔冬升和罗志良监制。尔冬升在八十年代曾经拍过《癫佬正传》,那一部同样是关注精神病人群体,关于他们与社会的关系。这部电影比较偏向社会写实,还有对这一特殊群体的关怀。

国外悬疑片大体分为心理游戏类、杀人游戏类、人格分裂类、宗教信仰类、犯罪心理类。国内悬疑片类型还不丰富,时下最流行的要么与惊悚恐怖挂钩,要么与犯罪题材脱不开干系,直指由于现代都市压力所产生精神问题的作品并不是很多。《暴疯语》借助港产动作片的成熟的制作风格,融合了创作者对社会现实的思考,从一个暗黑的角度切入,非常直接赤裸地揭示出精神病人在社会中所承受的压力与受到的歧视。

《暴疯语》一开始的时候同样会令人有这种感觉,它具有一定社会探讨与人文关怀,它以一宗杀妻案开始,刘青云饰演的范国生因为杀害妻子,精神报告调查显示他有精神病,需要接受精神科治疗,于是周明杰(黄晓明 饰)成为了他的主治医生。三年后范国生完成治疗,在社工帮助下重新回到社会如何重新开始,还有社会对精神病康复者如何看法,我觉得在影片的前半部分还是有社会性。但随着剧情发展,不难发现内容慢慢偏离,关注的焦点从范国生转移到周明杰,然后去深挖周明杰这个人物,真实的范国生慢慢退出,虚幻的范国生牵出周明杰的经历,影片从头到尾黄晓明就像被刘青云牵着走的感觉。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面对不公平待遇,很多精神病可以做出超乎常人的高智商犯罪。对于精神分裂的病人,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有多“牛逼”。不过,从对刘青云饰演的范国生杀妻后三年即被放出、阳台杀人事件、事实真相的揭露可以看出,《暴疯语》虽然与犯罪紧密结合,却没有站在道义的高度对精神病人进行审判。同其他悬疑作品最大的不同也在于,该片的色调是冷的,基调却是暖的。影片希望传达出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共同生存。如果大众理解不了精神病人,那么就让精神病人来互相理解。

影片内容和风格最终还是在商业片格局范围,编导在片中大玩悬疑和惊悚,鲍起静在片中总是那么阴森,要么是冷不防出现,要么镜头把鲍起静拍得面容扭曲,丧女之痛令她的精神状态恍惚,这又是另外一个精神病患者的例子。

“我已经好啦”,刘青云饰演的范国生这句台词道尽了精神病人的颇多无奈。“记得吃药”,黄晓明饰演的周明杰医生一再重复的这句台词将医生推向病人的对立面。影片中黄晓明个人也有对前辈掀桌、刷碗等粗暴举动,以示对前辈将其视为病人的愤怒,可见,无论是谁也不愿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悬疑的好看之处就在于很多出人意料却符合常理的设定,一切不愿发生的终究会发生。

《暴疯语》设置了好多悬疑元素,让人感觉这是一部很烧脑的电影。但我想说影片在叙事过程和影像表现看似设了很多悬疑和玩了不少技巧,但其实并不高明,也未让人最后恍然大悟的感觉。周明杰在自己办公室看到一对母子来求医,这一场虚幻的痕迹相当重,就算一开始不知道这对母子就是最后周明杰的童年,你也能判断这是一个虚幻场面,再看下去,你也能渐渐猜到他们的关系。范国生试图跳楼自杀,结果忽然出现个道友疯子,范国生失手把他头撞墙上,周明杰后来回到现场捡手机,那一场影像十分恍惚,但也能猜到道友并未气绝,后周明杰解决手尾。后来周明杰单独为范国生治疗,同样能从对白和两人演绎的状态判断出,周明杰不过是另外一个范国生。

影片中,刘青云和黄晓明都奉献了突破性的演出。精神病患者刘青云的躁郁不稳定,决定了整部电影中他形象前后差异颇大。他的厉害之处在于可以随着角色的成长而成长,能够随时准确把握住角色的情绪,无论是暴力的、凶残的、迷茫的还是洞察的。黄晓明的演技尚未到收放自如的程度,但看多黄晓明你的戏你会发现一个规律——黄晓明,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在与实力强大的演员拍对手戏时,他的演技与潜力会被调动起来,表现得非常惊艳。《风声》中与众多“戏精”级演员对戏时如此,《暴疯语》与刘青云对戏依旧如此。没想到一直走酷帅型男路线的他,能够驾驭如此多内心戏的作品,事实上“固执中有迷茫、果决中有温情”,真精分!

看到有把去年类似题材的《催眠大师》和《暴疯语》比较,《催眠大师》的技巧痕迹没有《暴疯语》那么重,中间编排细节也较为用心,所以最后结局的反转对一般观众来说还是有一点意外之喜。而《暴疯语》太多技巧痕迹,再加上兼顾风格太多,最后一刻的“扭桥”都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并无恍然大悟的惊喜。

本文由彩世界苹果版发布于草根崛起,转载请注明出处:精神病患者的自我救赎,一个挤挤涨涨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