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来了,花屋一刀手起刀落

来源:http://www.xsqinhai.com 作者:草根崛起 人气:115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马大山终究是死在日本人手里。刀起头落,如清风吹过,飘飘然不觉之中已入仙境,回望尘世,但见花屋小三郎执刀而立。这马大三咋感谢花屋小三郎?落地之头,必转九圈,面朝花屋

马大山终究是死在日本人手里。刀起头落,如清风吹过,飘飘然不觉之中已入仙境,回望尘世,但见花屋小三郎执刀而立。这马大三咋感谢花屋小三郎?落地之头,必转九圈,面朝花屋,眨眼三下,嘴角上翘,含笑九泉。最后黑白化为彩色,彩色以红结尾。这红是血的颜色。马大三本来是要杀花屋和董汉奸的。杀人?一个只会杀猪宰鸡的庄稼汉子,只怕自家女人结了鬼胎,这心里万万不得安定,就把这俩人放在炮台之下。被村人发现没了数,求助那赫赫有名的刘一刀,不想一刀,一刀只会一刀。人未下黄泉,一刀已经没了。一刀美名付之一旦。那过去人山人海的刑场如何也不是黑黢黢的炮楼台。 “救了他的命,他还会恨你?” “人心不都是肉长得?” 救了他的命,他确实会恨你;人心不仅有肉还有其它血管组织。一看三哥就是没学过科学,咋不知道这些浅显的道理呢?不懂得啥叫恩将仇报,不懂得啥叫白眼狼黑心肝哪?白活了白活了,只知道偷女人,搞大别人的肚子,负责鱼儿的下半辈子。你看,他还不懂啥叫“君子风流过花丛,一片不沾身”。也是,他又不是君子,他只是个面朝黄土,汗滴在地上砸成八瓣的庄稼汉,咋懂这些套路?就是应该滚回农村,就该,就该,就该如此!骂多少声“妈了个逼”看见真刀真枪就怂,你耍耍嘴皮子能顶得过这些?以卵击石!疼死你! 到末了,不怂了。日本人投降了,就扛着把斧头,手起刀落,虎虎生风,威风凛凛。做了回抗日勇将,为挂甲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了仇。挂甲挂甲,那位挂甲的将军,是不愿再次参与战争。日本挂甲了,中国也挂甲了。马大山才可以报仇,他成马一刀了。 可是,这可是日本俘虏,我们军人都要遵守国际公约不敢随便处死,你个农民怎么可以打我们的脸?日本人也是人哪!诸位料想自己的丈夫出去,无缘无故被人砍了一只手;自家孩子不明不白让他人一刀斩落,谁心甘?谁不恨?他杀的是人!是日本人!日本人不能杀!这样的中国人要杀!因为他杀了日本人!我们中国人要杀中国人! 所谓杀人偿命,此乃天道。杀了这般的中国人,可是亲者恨仇者快。这是我们国军的面子搬回来的时刻,这是大家面子搬回来的时刻!我们中国人是守信的人!不能言而无信,做无耻小人。 动手?谁来动手?当然是日本人。花屋小三郎此刻就是花屋一刀!刘一刀砍他没有砍成功,这回他定要有日本军人的骨气和刀法。要为天皇争气。 手起刀落,三哥头颅落地,飘飘然如入仙境,这般便可以含笑九泉,不憾此生!只苦了鱼儿母子 ,无夫无父。也罢,这世道,谁家又有夫有父

其实,真正会拍“烧脑”片的是姜文,因为他从《鬼子来了》被禁中吸取了教训,只有拍出让“光垫肿菊”也“烧脑”的电影,才能因审片大人看不懂而顺利放行,后来的《太阳照常升起》和《让子弹飞》都有一种犯罪分子佯装镇定通过机场安检后忍不住偷偷露出邪恶笑容的感觉(感兴趣者可以搜索一篇关于《让子弹飞》的神影评)。这里只谈《鬼子来了》。一部以侵华日军投降前夕的河北农村为时代背景的“抗日影片”,黑白色调,没有重口味情节,被禁的原因在于:同为抗日题材电影,《鬼》刻画的是一群根本不懂什么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懂得如何为了生存而和日本人打交道的农村人,也就是说《鬼》颠覆了之前《地道战》、《地雷战》式的“全民皆兵,齐心抗日”的民族精神,道出了“并非人人的境界都高到敢于面对侵华日军大喊抗日口号,大部分中国农民还是愿意以与日本人和平共处的方式来掩饰贪生怕死”的真相。这还了得?不禁你禁谁?《鬼》让“光垫肿菊”咬牙切齿的还有:以“马大三”为代表的中国农民和以“花屋小三郎”为代表的日本军人,其实两者都害怕落单害怕死亡,但有本质区别:“挂甲台”里的中国人在人多的时候是脆弱的,因为没有哪个个体愿意承担责任,他之所以选择跟着集体,是因为同样的灾祸落在集体头上,能有更多的人可以帮他分担承受,反而村里的中国人在一个人的时候威力巨大,这点可以从影片后期马大三只身刀砍日军战俘关押营看出来。而日本人在一个人时是最脆弱的,花屋小三郎被关在“挂甲台”,可以明显看出其斗志由刚脱离部队那会儿到半年以后的变化,从歇斯底里到神神叨叨,最终开始寻死觅活呼天喊地!但当花屋小三郎回归部队后又变得坚强起来,最后在酒精的怂恿和长官的逼迫下向曾好吃好喝养活他半年的中国村民举起屠刀!这是要揭示一个什么主题呢?日本人的凶残?中国人的愚昧?我觉得揭示的是两种人对于“活着”的态度,“挂甲台”的农民不会将“活着”和更高的精神、道德、爱国层面联系起来,但日本军人却始终将“生死”与“荣辱”相提并论。可见战争不会轻易改变一个国家底层老百姓的血性,但却能扭曲一小群军人的人性!日本军官以履行契约送粮食与村民联欢为契机,誓要挖出把花屋小三郎抓走半年的真凶,最后和村民闹翻,开始杀烧抢掠!中日联欢?对,你没看错,这种不和谐的可笑场景在马大三带领村民送花屋小三郎回日军营交换粮食时村民的驴子欲非礼日军营里的母马就已经在暗示中日友好注定是一场驴头不对马嘴的笑话,那些至今还在幻想中日友好,以哈日为生活乐趣的小朋友们,你们就别妄想做那头驴了!影片在最后一个镜头也就是马大三被花屋手起刀落人头落地后马大三含笑九泉的那一刻,影片居然从黑白色调转为彩色,这转瞬即逝的彩色让人看得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逼迫观众去思考:这又是什么寓意?难道在那种世道只有死亡才是解脱?《鬼》因为以上种种就被“光垫肿菊”扣上不敬不孝的帽子是不公平的,《地道战》《地雷战》是扬我中华志气,但同时也被日本右翼激进分子抓住把柄:你们不是说我们滥杀无辜吗?可你们的电影已经承认“全民皆兵”的事实!所以我们没有滥杀无辜,我们杀的都是兵!兵杀兵,这是战争行为无可厚非!而《鬼》的故事就是给了日本右翼激进分子一个响亮华丽的大嘴巴子!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Xxx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本文由彩世界苹果版发布于草根崛起,转载请注明出处:鬼子来了,花屋一刀手起刀落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